∼排行榜...

  顧貞觀,字華峰,號梁汾,江蘇無錫人。明崇禎十年生,清康熙十一年舉人,擢秘書院典籍。曾館納蘭相國家,與相國子性德交契,後歸江南,讀書終老,康熙五十三年卒。貞觀工詩文,詞名尤著,嘗云:吾詞獨不落宋人圈襩,可信必傳。詞名彈指詞,有單行刻本傳世。

  金縷曲即賀新郎。因葉夢得賀新郎詞有「誰為我唱金縷」句,而名金縷曲。唐杜秋娘作。參見蘇軾賀新郎。

  又名《賀新郎》、《乳燕飛》、《貂裘換酒》。傳作以《東坡樂府》所收為最早,惟句豆平仄,與諸家頗多不合,因以《稼軒長短句》為準。一百十六字,前後片各六仄韻。大抵用入聲部韻者較激壯,用上、去聲部韻者較淒鬱,貴能各適物宜耳。

+|--|。(韻)|--、+-+|,|--|。(韻)+|+--+|,+|--+|。(韻)+||、--+|。(韻)+|+--+|,|+-+|--|。(韻)+||,|-|。(韻)&+-+|--|。(韻)|--、+-+|,|--|。(韻)+|+--+|,+|--+|。(韻)+||、--+|。(韻)+|+--+|,|+|+|--|。(韻)+||,-|-。(韻)

吳漢槎,名兆騫,江蘇吳江人。順治舉人,工詩文,以科場事為人所陷,於順治十六年謫戍寧古塔(今松江省寧安縣)。

丙辰為康熙十五年,時兆騫居塞外已十八年。其後五,年被赦南歸。

季子謂漢槎。春秋有吳公子季札,漢槎姓吳,故以季子稱之。

牛衣,編草或亂麻為之,以被牛體者。漢書王章傳:章疾病無被,臥牛衣中,與妻決泣涕。後人因謂夫婦貧困為牛衣對泣。

廿載包胥,用申包胥哭秦庭事。

烏頭馬角事見史記荊軻傳。

杜陵在長安城外,杜甫曾居此,自稱杜陵野老。

夜郎在今貴州桐梓縣東。僝僽,形容人之潦倒困頓。

薄命長辭,謂妻子逝去。知己別,謂兆騫遠戍。

吳漢槎生於明思宗崇禎四年辛未,顧貞觀生於崇禎四年丁丑。貞觀作此詞時四十歲,漢槎年四十六。

  陳廷焯云:華峰賀新郎兩闋,只如家常說話,而痛快淋漓,宛轉反覆,兩人心跡,一一如見,雖非正聲,亦千秋絕調也。又曰:二詞純以性情結撰而成,悲之深,慰之至,丁寧告戒,無一字不從肺腑流出,可以泣鬼神矣。

--

盧元駿,《詞選註》,正中書局,民七十年九月臺七版,頁313-315

 

 

  讓我特別傾心的是,康熙年間顧貞觀把自己的老友吳兆騫,從東北流放地救出來的那番功夫。顧貞觀知道老友在邊荒的時間已很長,吃足了各種苦頭,很想晚年能贖回來讓他過幾天安定日子。他有決心叩拜座座侯門為贖金集資,但這事不能光靠錢,還要讓當朝最有權威的人點頭,向皇帝說項才是啊。他好不容易結識了當朝太傅明珠的兒子納蘭容若。納蘭容若是一個人品和文品都不錯的人,也樂於幫助朋友,但對顧貞觀提出的這個要求卻覺得事關重大,難於點頭。顧貞觀沒有辦法,只得拿出他為思念吳兆騫而寫的詞作《金縷曲》兩首給納蘭容若看,因為那兩首詞表達了一種人間至情,應該比什麼都能說服納蘭容若。兩首詞的全文是這樣的:

  季子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記不起、從前杯酒。魑魅搏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雲手。冰與雪,周旋久。  淚痕莫滴牛衣透,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夠?比似紅顏多命薄,更不如今還有。只絕塞、苦寒難受,廿載包胥承一諾,盼烏頭馬角終相救。置此札,君懷袖。

  我亦飄零久。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宿昔齊名非忝竊,試看杜陵消瘦,曾不減、夜郎潺愁。薄命長辭知己別,問人生、到此淒涼否?千萬恨,為兄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此時,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詞賦從今須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願得、河清人壽。歸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傳身後。言不盡,觀頓首。

不知讀者諸君讀了這兩首詞作何感想,反正納蘭容若當時剛一讀完就聲淚俱下,對顧貞觀說:「給我十年時間吧,我當作自己的事來辦,今後你完全不用再叮囑我了。」顧貞觀一聽急了:「十年?他還有幾年好活?五年為期,好嗎?」納蘭容若擦著眼淚點了點頭。

  經過了很多人的努力,吳兆騫終於被贖了回來。在歡迎他的宴會上,有一位朋友寫詩道:「廿年詞賦窮邊老,萬里冰霜匹馬還。」是啊,這麼多年也只是他一個回來,但這一萬里歸來的「匹馬」真把人間友誼的力量負載足了。

-- 節錄自余秋雨,〈流放者的土地〉,《山居筆記》,爾雅出版社,民84,頁52-54

2000-10-07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