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來最重的文學年鑑出爐
二○○○年文學人榮譽紀念座昨贈給張拓蕪等人


記者李令儀/台北報導



二○○○年的世紀之交,台灣文壇發生許多大事,包括年初文學大戲「人間四月天」引起一陣「著摩」熱,以及年底誕生了首位華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然而也有文壇耆老在新世紀來臨前殞落。昨天由文建會發表的「二○○○年文學年鑑」,完整記錄了當年的文學活動與文學書寫,為研究者及後世留下珍貴資料。

這場新書發表會一開始,即有一段隆重的「揭書」儀式,由當選二○○○年文學人榮譽紀念座的文學人包括鄭清文、隱地、陳若曦等,偕同文建會主委陳郁秀,掀起堆成2000字樣的書堆上的紅布。並向王昶雄、卜少夫、劉紹唐、謝冰瑩、孟瑤、吳若、楊雲萍、蔡丹治、羅學廉及張漱涵等二○○○年辭世的文壇前輩致敬。

陳郁秀表示,這本新出爐的年鑑最大的特色,就是它是歷年來最重的一冊,一方面反映出由詩人杜十三領軍的編輯團隊的用心,另方面也代表著當年台灣文學活動的豐富熱絡。昨天的發表會上,並頒發「二○○○年文學人榮譽紀念座」,給張拓蕪、楊牧、成英姝、舞鶴、駱以軍、亞榮隆•撒可努及羅鳳珠等人。


【2002-04-04/聯合報/14版/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