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七年北京國際紅樓夢學術研討會

以「互動觀念」建立「紅樓夢網路資料中心」對紅學發展之影響


羅鳳珠•張如瑩•江姿瑩•彭瑜璇

元智大學人文社會學院

台灣省桃園縣中壢市遠東路135

電子郵件帳號:gefjulo@saturn.yzu.edu.tw




  • 關鍵詞:
  • 紅樓夢、多媒體、電腦輔助教學系統,主動性資訊服務、互動式資訊交換、網路視訊會議

  • 摘要
  • 引用電腦做為《紅樓夢》的研究工具,已行之多年。近年來《紅樓夢》單機版檢索系統與網路版檢索系統也有多種版本問世。以電子數位資訊保存中國典籍,藉著資訊網路傳播中國文化,是當前文史學界責無旁貸的使命。電腦網路發展之初,期待著中國典籍不要缺席,經過幾年的演進,我們更需要思考,人文學門如何與資訊學門跨領域合作,讓資訊科技包含人文關懷。

    《紅樓夢》有一百四十七種版本,六十餘種譯本,五十五種續書,在全世界擁有廣大的紅迷,廣大的紅迷以不同的藝術形式詮釋《紅樓夢》,《紅樓夢》的研究熱潮有增無減。因此,如何在國際學術網路上建構一個可以容納「多種語文」、「多元媒體」、「研究資料」、「內容分析資料」的資料庫,可以提供「主動性資訊服務」、「互動式資訊交換」、「網路視訊會議」、「使用者主導的自助式彈性使用空間」的「《紅樓夢》網路資料中心」,讓所有喜愛《紅樓夢》的人,來到這個資料中心,就可以得到需要的資料,是本文嘗試探討的方向。


    1. 前言:建立「紅樓夢網路資料中心」的必要性

    《紅樓夢》成書迄今已逾二百年,做為中國最重要的一部小說,它不僅感動了中國人,也得到其他民族的重視與喜愛。
    《紅樓夢》有各種不同的版本,數十種續書,
    流傳到世界各國,被翻譯成各種文字,透過不同的文字翻譯,感動了不同民族的人民。
    根據胡文彬著《紅樓夢在國外》一書〈自序〉云:「清乾隆五十八年(
    1793),《紅樓夢》自浙江的乍浦港飄洋過海,流傳到東鄰日本的長崎。……在近兩個世紀間,《紅樓夢》不僅傳入了日本、朝鮮、越南、泰國、緬甸、新加坡等亞洲國家,而且他于十九世紀三十年代開始流傳到了歐洲的俄國、德國、英國、法國、義大利、希臘、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荷蘭、西班牙等國家。他被翻譯成十七種語言文字(註一),在世界範圍內擁有千千萬萬讀者,成為世界各國人民的共同財富。」(註二)
    馮其庸、李希凡主編的《紅樓夢大辭典》(註三)〈總目〉所列,「《紅樓夢》版本」有一百四十七種,「《紅樓夢》譯本」(註四)有六十一種,「《紅樓夢》續本」有五十五種。
    《紅樓夢》的研究歷久不衰,全球的「紅迷」有增無減,《紅樓夢》的學術研討會年年舉辦,《紅樓夢》的研究文字累積豐厚。
    除了研究的文字資料之外,廣大的紅迷以不同的藝術形式詮釋《紅樓夢》,比如音樂、戲曲、繪畫、雕刻……,種類繁富,成就斐然。
    在過去,紅迷們以不同的形式詮釋《紅樓夢》,也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展現給世人同享,然而其傳播力量仍是有限的。而且資料繁多,種類各異,每一個研究者想要蒐集這些資料,煞費苦心,仍然難免掛一漏萬。
    國際學術網路可以將不同的文字、聲音、影像、圖畫等資料,轉換為數位資訊,在網路上承載、傳輸。立體的雕刻藝術,也可以在電腦螢幕上三百六十度旋轉,全面呈現原貌。網路上功能強大的線上即時翻譯工具,可以同步翻譯。凡此種種,都可以將《紅樓夢》以各種面貌傳送到全球網路上每一個紅迷面前。可以預見的是國際學術網路將為紅學的研究與發展,提供一個最方便有效的工具,本文擬就「如何在國際學術網路上建構一個《紅樓夢》研究資料中心」為題,嘗試藉著新的工具,為紅學的發展,規畫一個新的研究環境。

    1. 以電腦作為紅學研究工具的歷史沿革

    以電腦做為紅樓夢的研究工具,起源甚早。一九八○年陳炳藻先生在周策縱教授的指導下,嘗試應用電腦做《紅樓夢》的數理統計,寫成〈從字彙上的統計論《紅樓夢》的作者問題〉,結果證明前八十回與後四十回為同一人所寫。因為陳文應用電腦科技,因此在學界引起很多的迴響。隨後有陳大庚先生、李賢平先生也都利用電腦為計算工具,從不同的角度得出不同的結果,得失互見,利弊各有,引來上海師範大學孫遜與孫菊園教授的批評,一場以電腦研究紅學的學術論爭便熱熱鬧鬧的上場。其後江蘇省鎮江市科委彭崑崙先生與南京工學院於一九八七年合作完成了〈《紅樓夢》數據庫系統〉,並據以寫成三篇論文,在一九八三南京《紅樓夢》研討會發表。一九九○年廣東深圳大學也開發〈《紅樓夢》多功能檢索系統〉,北京中國社會科學院也有〈《紅樓夢》數據庫系統〉(完成年代不詳)。這三套系統完成的年代較早,都是在DOS的環境下開發。1992年筆者開發〈《紅樓夢》多媒體教學系統〉,引用多媒體技術。1994年台灣嶺月軟體中心,在WINDOW環境下開發〈《紅樓夢》(含三家注)系統〉。1993年筆者將〈《紅樓夢》多媒體教學系統〉改為網路版,具有教學與研究功能,含文字與多媒體資料的《紅樓夢》首次進入了國際資訊網路,1996年中央研究院的〈《紅樓夢》網路系統〉(只有文字)也上網。
    綜合上述資料,可知單機版的《紅樓夢》系統共有四種,網路版有二種。同一部小說,有這麼多人嘗試製成電子版本,目前也只有《紅樓夢》有這麼大的吸引力。

    1. 網路教學研究資料中心的要件

    根據胡文彬文中所述,《紅樓夢》譯本文字有十七種,分別是:朝鮮文、越南文、泰國文、羅馬尼亞文、匈牙利文、希臘文、阿爾巴尼亞文、捷克斯洛伐克文、義大利文、荷蘭文、俄文、德文、西班牙文、日文、緬甸文、英文、法文等。
    《紅樓夢大辭典》所述,《紅樓夢》譯本文字有二十三種,比胡文多出:滿文、藏文、錫伯文、蒙古文、哈薩克文、維吾爾文等七種。
    \pnb0《紅樓夢》目前有這些譯文,將來可能更多,因此能夠容納多種語文,是系統的基本要件。國際學術網路在WINDOW95環境下,可以容納中文(Chinese)、英文(English)、荷蘭文(Dutch)、丹麥文(Danish)、芬蘭文(Finnish)、德文(German)、法文(French)、冰島文(Icelandic)、義大利文(Italian)、挪威文(Norwegian)、葡萄牙文(Portuguese)、西班牙文(Spanish)、瑞典文(Swedish)、南非荷蘭文(Afrikaans)、巴斯克文(Basque)、加泰龍尼亞文(Catalan)等十六種語文。在Netscape瀏覽器可以使用拉丁文(Latin)、歐洲語系(European)、中文繁體(Traditional Chinese BIG-5)、中文簡體(Simplified Chinese EUC)、韓國文(Korean)、古斯拉夫文(Cyrillic)、希臘文(Greek)、土耳其文(Turkish)、日本文(Japanese)等。如果加裝其他工具軟體,還可以包含更多。
    因為網路上目前以英文佔的比例最高,為了適應使用者的需求,網路上已經有多種「網路線上即時翻譯軟體」,例如台灣松崗電腦圖書公司的《松崗活典'即時英漢、漢英字典》,標榜「滑鼠到那裡就查到那裡念到那裡」。這種線上即時翻譯的工具,有助於非中語系統的使用者研讀《紅樓夢》的中文原典。
    《紅樓夢》的全譯本,依《紅樓夢大辭典》所述,有十三種文字,二十二種版本,「多種語文」功能的設計,可以將這些全譯本收入系統中,將線上即時翻譯的工具發展成英文之外的其他語文,有助於非中語系統的使用者研讀《紅樓夢》的中文原典。一個更有效的辦法是將譯本與中文本設計逐句對照翻譯的功能,使用者就可以更正準確的對照原著欣賞。
    線上即時翻譯的工具,除了文字之外,還有聲音,「多種語言」功能的設計,容納不同文字、語言,可以擴充在「網路視訊會議」使用,詳如下述。

    從《紅樓夢》衍生的其他藝術形式五花八門,文前已述及,如果能將各種不同藝術形式表現的《紅樓夢》都蒐集在同一個地方,無論教學與研究者需要使用時,只要來到這個資料中心便能滿足需求,節省來回奔波於各圖書館、美術館、藝術館的時間。研究上很容易檢索出各種資料參考。網路上提供方便使用的編輯工具,以及「DIY(Do it Yourself)個人工作平台」,提供教師直接在網路上編纂教材,傳送講義,建立網路討論、網路教學、遠距教學環境。較之傳統課堂教學,教師如果引用不同媒體的教學資料,需要攜帶很多教學器材,網路教學的環境,為教學活動提供更方便有效的工具。

    1. 研究資料:

    可作為研究《紅樓夢》的資料,除了《紅樓夢》原著之外,還有很多相關資料,例如:

    1. 抄本異文資料:現存《紅樓夢》抄本有十二種,各本完整性不同,異文亦多。
    2. 脂硯齋評語資料:早期抄本《石頭記》附有脂硯齋等人的評批語,由於脂硯齋是《石頭記》稿本的整理者和主要評書人,因此脂硯齋的評批資料便成為研究《紅樓夢》的重要線索。
    3. 續寫《紅樓夢》資料:除了高鶚,《紅樓夢》後四十回的續稿,也有多人續寫過。
    4. 研究論著資料: 原著之外,研究論著資料更多,舉凡期刊論文、學位論文、會議論文、專書等,二百年來累計的資料相當可觀。

    1. 內容分析資料:

    一個可以容納多元資料的資料庫,將原著作一些關鍵詞的分析、標注工作,也同時對研究論著資料作分析、標注的工作,對有助於原著資料與研究論著資料的整合、利用,在教學與研究上的使用價值將大大提昇。比如將「林黛玉」作這樣的標注:「專有名詞→人名→人物→女性→十二金釵→十二裙釵→大觀園→葬花→詩社」、「林黛玉=黛玉=林妹妹=瀟湘妃子=林姑娘=顰卿=林丫頭=林姊姊」,如果要作「林黛玉」的研究時,使用者只要以上列任何一個詞作為關鍵詞輸入,就能全面檢索到「林黛玉」的資料。在原著與研究論著之間,以Hyperlink建立連結功能,在原著這邊,提供一個「連結研究論著資料」的選項,或者在研究論著資料這邊,提供一個「連結原著資料」的選項,就可以雙向查詢原著與研究論著資料。依此設計,閱讀原著時,讀到林黛玉,想查有關林黛玉的研究資料,則「孫述山,紅樓夢十二裙釵妙語大觀 」、「 余國藩、李奭學,紅樓夢堛漲菃睇P家庭﹣﹣林黛玉悲劇形象新解」的資料都可以檢索,如果沒有經過分析、標注,則輸入「林黛玉」時,「十二裙釵」的資料便會被遺漏。
    所以,建立一個多元資料庫,並且將資料經過紅學研究工作者專業的分析、標注,對於完整呈現《紅樓夢》資料有莫大的幫助。

    1. 網路教學研究資料中心的功能
      1. \pnb1主動性的資訊服務

    國際學術網路的成長,真不是「如雨後春筍」足以形容,每天在全世界的網路上有無數新的網站成立。然而靜靜的等待使用者上門,這種保守被動的作法,已經不符合資訊時代服務的需求,就如同傳統的圖書館,書在書庫內靜靜的放著,自有需要用的有心人自己一路尋來,但是當新書的進書速度太快時,使用者無法完全掌握何時有書進來,無法放心如果漏了新書對研究的結果會有什麼影響?所以只好天天來守著,等不到總比等漏了讓人安心,但是相對的要付出耗費時間的代價。更明顯的例子是相關的期刊是否出刊了?新出刊的這一期有沒有需要的文章?總是讓研究者日夜掛懷。
    主動性的資訊服務觀念,是將新的資料主動送到使用者手中,省去使用者頻頻探詢之苦。國際資訊網路提供電子郵件信箱的功能,也使得在網路上「主動性的資訊服務」的設計,可以用更經濟有效的方法,提供更符合人性化的需求。
    系統設計一個使用者可以全權主動選擇主題,而且可以隨時更新改變的功能,當所選擇的主題的相關資料納入資料庫時,系統會主動檢查使用者最新選定的主題範圍,然後將新進的資料送到該使用者的電子郵件信箱中。例如使用者選擇的主題範圍是「林黛玉」,最新一期的《紅樓夢學刊》如果正好有一篇討論「林黛玉」的文章,系統便主動將這個訊息送到使用者信箱中。這種功能的優點是資訊的管理完全由程式控制, 資訊的取捨完全由使用者主動掌握。想要的不至於漏掉,不想要的,不會堆滿信箱。

    1. \pnb1互動式的資訊交換

    只要從事《紅樓夢》的研究人口不中斷,《紅樓夢》研究論著資料就不會中斷。一個良好的網路資訊系統,必須提供資料成長的空間,以及快速方便更新資料的功能。

    單機版的《紅樓夢》系統,無法提供此項功能。目前發行的各種光碟資料庫,更新的方式大抵上是每隔三個月或半年更新(update)一次,但是其更新速度仍然比不上資料成長速度。對於使用者而言,研究上需要參考的資料是「截至目前為止」的最新資料,而不是「三個月前」、「六個月前」的最新資料。網路系統的優勢便是能提供隨時更新資料的空間。
    但是,對於任何一個資料庫系統而言,如果由管理者隨時更新資料,對管理者是一項很大的負擔,而且更新的頻率也許可以從「每三個月」或「每半年」,提昇到「每天」,終究不是「二十四小時隨時更新」。
    互動式的資訊交換概念,就是讓資訊更新的工作由「系統管理者」、「系統使用者」、「系統程式工具」三方面共同負擔。
    系統規劃時,提供一個「新增資料區」,提供一個輸入資料的工具以及標準的資料輸入格式,當使用者發現系統有遺漏的資料需要增補,或有新出的資料尚未收錄時,任何使用者可以在這個「新增資料區」補建資料。在補建的過程當中,系統的控制程式會自動檢查資料庫中是否已經收有該筆資料,如果已經收有,系統會告訴輸入者,該筆資料已包含,不必輸入。如果該筆資料確為系統未收資料,系統即會將資料自動轉入「新增資料暫存區」,再由系統管理者轉入資料庫內。「暫存區」的資料亦提供同樣的檢索功能。因此,使用者進入系統查詢資料時,系統的搜尋範圍會將「暫存區資料」包含在內。因為有程式自動控制,所以使用者便可以得到系統中的「立即最新資料」。如此一來,資料的維護與更新,便由系統管理者擴及到每一個使用者身上,資料的蒐集人力、蒐集範圍,無形之中便增加了千百倍。
    使用者更新資料不直接納入資料庫內,主要的考量有兩方面,其一為資料庫安全性的考量,即為了避免網路駭客族(Hacker)侵入資料庫所做的安全維護措施。其二為使用者可以多一項只查詢新增資料的選擇。

    1. \pnb1網路視訊會議

    以《紅樓夢》為主題的學術研討會,每年在世界各地舉辦,會議規模再大,能容納的與會人員畢竟有限。開會時,與會者來往奔波於旅途之中,增加時間與經費的負擔,對於不克與會者而言,又難免有錯失之憾,「網路視訊會議」的功能正好可以彌補這樣的缺憾。
    「網路視訊會議」功能的設計,讓會議在網路上舉行,與會者在自己的電腦終端機前,提出論文,視訊系統可以模擬會議現場,立即將聲音與影像資料透過網路傳送到每一個與會人員面前,模擬的會議現場所提供的功能,除了可以涵蓋傳統的會議現場,還可以擴及更廣。所有關心這個會議的紅迷們,只要透過網路進入「網路視訊會議」現場,觀看會議進行過程,如同親臨會議一樣。如此一來,得以觀看的觀眾便可以無限量的擴增,這是「傳統會議現場」無法做到的。網路上非與會的觀眾,也可以透過網路,以文字發表意見,參加討論,因此,在同一個時間內可以容納的意見發表量,便可以在網路上無限擴充,這也是傳統會議有時間限制的討論所做不到的。《紅樓夢》在全球有廣大的紅迷,「網路視訊會議」的功能可以滿足紅迷的需求。

    1. \pnb1使用者主導的自助式彈性使用空間

    七十多萬字的《紅樓夢》,二百年來可以產生這麼大量的研究文字、這麼多樣的藝術形式,可以想見的是每一個人從不同的角度詮釋《紅樓夢》。《紅樓夢》網路資料中心如何滿足不同的使用者需要,是系統設計的最大考驗。
    建立一個可以由使用者主導的自助式個人工作平台,提供能滿足不同個人使用需求的工具,將可以使系統的個人彈性使用空間加大,滿足不同需要的個人,使系統對個人使用的侷限性降到最低。

    1. 結語

    文學不同於其他學科的部份是文學永遠有多樣的風貌,「橫看成嶺側成峰」是文學作品的迷人之處。
    電腦超強的記憶、儲存、檢索能力,遠非人力可及。然而,文學不同於科學,科學分析、歸納的理性邏輯,不能滿足文學感性的需要,文學有更多的情意、更多的想像在內。欣賞文學作品過程中衍生的心靈思維與情意感發,電腦無法取代。文學含有無限的、抽象的想像空間,而電腦在文學研究上能提供的是有限的、具象的資料呈現,引用電腦作為文學研究與教學的工具,如何避免扼殺了使用者的想像空間與思辨能力,是系統設計者必須審慎思考的問題。保留一個使用者可以主導的方向,提供一些方便的工具,讓使用者有更多自主性的使用空間以及自助性的使用工具,使電腦為文學研究服務,而不是文學研究遷就電腦工具。讓工具為「人」所用,「人」不被工具所限,否則,充其量,電腦仍只是一個工具,所產生出來的資料只是一些訊息,一些文字詞語的堆疊,不是知識,更不是學術的終極目標。
    電腦可以快速的幫我們檢索資料,但是《紅樓夢》裡的「誰解其中味」在每一個讀者心中各自翻騰轉折。電腦無法了解「滿紙荒唐言」有多「荒唐」?「一把辛酸淚」有多「辛酸」?「都云作者痴」的作者有多「痴」?「誰解其中味」的個中「味」,只有作者與讀者個人知道,電腦無法理解,無法體會。
    引用電腦作為文學研究的工具,以電子數位資訊保存中國典籍,藉著資訊網路傳播中國文化,是當前文史學界責無旁貸的使命。國際學術網路發展之初,我們期待著牽引中國典籍搭上資訊高速公路的便車,然而,經過了四年的演變,在資訊科技與人文的結合過程中,資訊科技需要有更多的人文關懷,人文學者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以實際行動關懷資訊網路的發展。
    中國典籍數量太多,古籍自動化的過程需要集合多數人的力量,古籍自動化的方式需要由文史學界主導,與資訊學界作跨領域的合作,電腦做得比人好的部份,人不必代勞,人該做的是如何讓電腦為人做更好的服務,如何利用電腦這個「新工具」,產生「新的研究方法」,開拓「新的研究領域」,得到更好的研究成果。
    資訊學界與人文學界跨領域的密切合作,能讓人文的資訊化與資訊應用帶到一個新的境界,為雙方創造雙贏的局面,
    本論文延續1996年1月在哈爾濱舉辦的「海峽兩岸紅樓夢研討會」會議論文〈紅學研究的新契機'開放式的網際網路紅樓夢系統架構〉而來。《紅樓夢》網路資料中心是一個新的嘗試,實驗的過程中需要更多人共襄盛舉,期待這樣的嘗試能夠為《紅樓夢》的教學與研究提供更好的服務。
    這一次的會議,筆者已將哈爾濱會議的論文構想,具體實現於國際學術網路之上(註五),期待下一次會議時,這一篇論文的構想也可以面世。

    參考文獻:

    1. \pnstart1胡文彬著,《紅樓夢在國外》,文史知識文庫,北京中華書局,199311月第一版,〈附錄一:《紅樓夢》外文譯本一覽表〉所述,《紅樓夢》譯本共有十七種文字,六十二種版本。分為全譯本、摘譯本、節譯本三種。全譯本有日文六種、朝鮮文五種、越南文一種、緬甸文一種、俄文一種、捷克文一種、英文二種、法文一種、西班牙文一種,共九種文字,十九種版本。摘譯本有日文四種、泰文二種、俄文一種、德文二種、英文五種、法文二種、義大利文一種,共七種文字,十七種版本。節譯本有日文八種、朝鮮文四種、泰文一種、德文一種、匈牙利文一種、羅馬尼亞文一種、阿爾巴尼亞文一種、英文五種、法文一種、義大利文一種、希臘文一種、荷蘭文一種,共計十二種文字,二十六種版本。
    2. \pnstart1胡文彬著,《紅樓夢在國外》,文史知識語庫,北京中華書局,199311月第一版,〈自序〉。
    3. 馮其庸、李希凡主編,《紅樓夢大辭典》,文化藝術出版社,19901月北京第一版。
    4. 見《紅樓夢大辭典》〈總目:《紅樓夢》譯本〉所述,譯本共有二十三種文字,六十一種版本,分為全譯本、摘譯本、節譯本、選譯本四種,以及數種「不詳」者。全譯本有藏文一種、蒙古文一種、哈薩克文一種、維吾爾文一種、朝鮮文五種、漢朝對照文二種、越南文一種、捷克斯洛伐克文一種、俄文一種、西班牙文一種、日文三種、緬甸文一種、英文二種、法文一種等,共十三種文字,二十二種版本。摘譯本有泰文一種、俄文一種、日文五種、英文一種等,共四種文字,八種版本。節譯本有蒙古文一種、朝鮮文三種、羅馬尼亞文一種、匈牙利文一種、義大利文一種、荷蘭文一種、德文一種、日文一種、英文三種、法文二種,共十種文字,十五種版本。選譯本有德文一種、日文一種、英漢對照文二種、英文一種、法文一種、法漢對照文一種等,共四種文字,七種版本。卷樹、版本、譯者不詳者有滿文一種、錫伯文一種、希臘文一種、阿爾巴尼亞文一種、日文四種、法文一種等,共六種文字,九種版本。
    5. 「紅樓夢網路系統」的網址為:「http://www.yzit.edu.tw----資源共享----網路展書讀----紅樓夢」,19982月起,「http://www.yzit.edu.tw」改為「http://www.yzu.edu.tw」。

    後記:
    感謝蔡義江教授無償提供《紅樓夢》校注本版權;感謝胡文彬教授無償提供「夢圓今宵」詞曲作為系統序曲;感謝中研院資訊所謝師清俊教授指導;感謝好友鄭智文、李元萍、曹偉政協助系統及程式設計;感謝我的學生彭瑜璇、張如瑩、江姿瑩協助資料校對與補建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