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體詩格律與專家系統知識庫之研究

A Study of Expert System of Chinese Poetry and Knowledge Base

蕭斯聰1

hsiaost@hotmail.com

蘇俊銘3

jmsu@csie.nctu.edu.tw

曾憲雄2

sstseng@cis.nctu.edu.tw

羅鳳珠4

gefjulo@saturn.yzu.edu.tw

蔡文能3

tsaiwn@csie.nctu.edu.tw

國立交通大學網路學習碩士專班1   國立交通大學資訊科學系2 國立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系3 元智大學中國語文學系4

 


論文摘要

 

隨著網際網路的興起,已有不少電腦輔助學習系統出現在網際網路中,對於愛好中國古典詩詞的學習者而言,網際網路上已經有可以檢索及檢查近體詩格律的「中國古典詩詞電腦輔助學習系統」,這些系統大大地減少了中國詩詞學習者的許多不便,但對初學者而言仍有須依詩詞查詢規則輸入詩句所造成的不便。因此我們利用「規則式專家系統」推論的機制,進行近體詩平仄聲調、協韻格式……等的檢查,不但操作簡單、推論快速,也克服了初學者在使用上的不便。

本文將針對「近體詩的結構與格律」,進行分析研究,找出近體詩格律的判斷準則,再依我們曾經提出過的NORM[1][3]知識庫系統建置的流程,進行「近體詩格律知識庫」的建置設計,並以五言絕句詩句推論為例,來說明「近體詩專家系統知識庫」建置過程中重要的理論與技術。

 

關鍵字: 電腦輔助學習系統近體詩格律專家系統、知識庫、詩詞學習輔助工具。

 

ABSTRACT

At present, Chinese Poesy systems with automatic checking rule function over internet, which can help people to create correct poesies, have been proposed. However, it is hard to create their poesy according to Chinese Poesy rules. How to easy and rapidly create correct Chinese poesy matching basic sentence patterns and Ping Ze forms is an important issue.

Therefore, in this paper, we propose a framework using rule-based expert system to auto-check whether poesies they create match the correct format of Chinese Poesy or not and proposed approach  is simple and workable.

Keywords: Computer-Assisted Instruction, the metrical pattern of Classical Chinese Poetry, rule-based expert system

 

1. 前言

 

目前類似「中國古典詩詞電腦輔助學習系統」,已經能有效地減少了中國詩詞學習者的許多不便,雖然可查詢出詩詞的平仄聲調協韻等相關資訊,因為在使用時只須稍懂格律規則,配合系統輸入要求,即可查詢出詩詞的平仄聲調協韻等相關資訊,作為使用者調整作品內容格式的參考。雖說已較人工檢索及檢查近體詩格律的方式更為便利,但對初學者而言仍有使用上的門檻限制。

 

就近體詩格律檢查而言,由於具有明顯的規則性,如果利用「規則式專家系統」推論的機制進行近體詩平仄聲調、協韻格式……等的檢查,不僅克服了以往初學者在詩詞輔助學習系統使用上的不便,同時也快速地提供使用者有關近體詩作品的平仄聲調、格律及詩體的相關資訊,不但可以有效地幫助使用者跨越「中國古典詩詞」學習上的門檻,而且更能專心致力於作品的意境,形式、內容與聲調美感的調整。

 

「規則式專家系統」推論的機制中,知識庫(規則庫)可說是專家系統的核心,因為裡面存放的知識將作為系統推論的依據,「規則式專家系統」可透過推論引擎,歸納使用者的需求與知識庫內的知識(規則類別)進行適當的推論,因而產生使用者所需的專家建議資訊。

 

本篇文章之主要貢獻如下:

 

1.        分析與歸納出「近體詩格律」的判斷準則。

2.        對近體詩格律知識領域作知識類別模組化,續以實例說明,可完整的表達「近體詩專家系統」中知識庫建置過程之重要理論與技術的概念。

 

本篇文章的組織架構如下,第一節前言;第二節介紹相關的研究背景,針對所整理出近體詩格律的判斷準則做詳細的介紹第三節介紹我們所進行「近體詩格律知識庫」的建置設計過程中重要的理論與技術第四節為本篇文章的結論與未來工作。

 

2.研究背景

 

唐宋詩詞是中國文學作品中非常重要的部份,《全唐詩》有三百五十萬字,《全宋詩》有三千五百萬字,晚唐五代兩宋詞也有二百萬字。數量不算少,而且詩詞的形式與技巧是文學作品中較難學的部份。今就唐宋詩詞而言,學作詩詞,除了需要有良好的古文基礎,能掌握詩詞特殊的修辭技巧,最重要的,要合於「格律」。所謂「合於格律」就是要符合字數的規定、平仄聲律的安排,用韻的限制、對仗的要求等等。在有限的字句裡,要表達無窮的意境,還要兼顧形式、內容、聲調的美感,誠屬不易。[10]

 

     可知唐朝詩人在創作一首近體詩時至少會考慮到以下幾件事:

1.            字數及句數。

2.            平仄聲調的安排。

3.            考量字詞的音韻。

4.            律詩中間二聯還須考量字詞的詞性與句法的對仗。

   上述四點也當是作為詩詞學習輔助工具應有的功能,以下將逐一探討。

 

2.1    字數及句數

回顧漢語詩詞發展的歷史,現存最早的詩集當推詩經詩經》以四言(言就是字)為主,承續而下的,依序是楚辭、漢樂府詩、魏晉南北朝五言詩、唐宋古、近體詩、宋詞、元曲。近體詩(絕句、律詩)興起於唐朝,因體制格律與以往的詩不同,故名「近體詩」,以與「古體詩」區隔。近體詩的種類依王力[6]的研究可概分如下:

1
絕句(一首共4句)
è又分五言絕句(20字)或七言絕句(28字)。
2
律詩(一首共8句)
è又分稱五言律詩(40字)或七言律詩(56字)。
3
排律、長律(每首超過10句)è分五言、七言è須依格律延長,而且排排對仗(對偶)。

     「近體詩」與「古體詩」的差別主要是在於「近體詩」須遵守較嚴格的句式、平仄 、押韻、對仗的要求,詳細內容將分述如後。

2.2    平仄聲調之安排

 

中國字是單音字,每一字一音,就讀音而言無論在今日或在古代都有四種聲調,依呂正惠[7]的研究如下表一所示。

一:古代漢語與現代國語四聲比較

古代漢語四聲

平聲

上聲

去聲

入聲

現代國語

四聲

一、二聲(陰平、陽平)

三聲、

四聲(少部分)

四聲

分佈於一、二、三、四聲。

分類

平聲

仄聲

 

由上表可知因古代漢語的入聲字讀音短促,現在在國語中已不存在而分別併入國語的四聲之中)。而四聲又可以區分為「平」和「仄」兩大類,「平」聲是長的,聲調不升不降(平聲);而「仄」是傾側、不平的意思,與平聲相對,聲調較短(入聲)、或升(上聲)或降(去聲)[6]

 

因此,當我們要判別一首近體詩的平仄聲調時,如果以國語的四聲來分平仄,將會出現錯誤,如前所述,因為「古漢語的入聲字讀音短促,國語中已不存在而分別併入國語的四聲之中」,所以如果要依近體詩格律來寫詩或分析一首絕句、律詩的話,必須利用韻書(類似現代的字典)來查詢,如南宋劉淵的《平水韻》,元陰時夫的《韻府群玉》,明洪武敕編撰的《洪武正韻》,清張玉書等奉敕編撰的《佩文韻府》(共一百零六韻)。

 

其中《佩文韻府》的編列方式採用「依韻編詞」,所收的詞都按詞尾排比,使用者只能從字尾查詢。民國五十五年台灣商務印書館將《佩文韻府》之字詞首字、尾字編列詳盡的索引,使用者從字首、字尾都能檢索,重新出版《索引本佩文韻府》,彌補了原書的缺點。[10]

 

如果我們利用南宋劉淵的《平水韻》查:「白」字,可查到它被編在「入聲十一陌部」,可知「白」這個字在古代是入聲字,押「陌」韻(註:「陌」是韻目,古代字典將字韻相近的字編成一群,取其中一字代表稱為韻目)。由此可知,利用韻書可同時查到字的平仄聲調及所屬的韻目。但是,相同的例子,如果用現代的國語四聲來分辨「白」字的平仄,會被誤認為是陽平(第二聲),押ㄞ韻,這樣的結果與古時聲韻是有出入的。同時我們也可以查覺到,用現代的國語四聲來分析近體詩平仄時,如果遇到入聲字,常容易判別錯誤,這也是現代人學近體詩會覺得困難的原因之一。

 

平仄聲調的安排規則[11]如下:

 

1.            兩個字為一音節,音節的節奏在第二字 (稱音節點),最末一字自成一音節。

2.            一句之中,前一個音節用「平」,則後一個音節用「仄」。如: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3.            一聯(上下兩句)之中,相鄰的兩句的音節點必須平仄相反稱為「對」

如: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4.            相鄰兩聯的相鄰兩句(第23句)的音節點,必須平仄相同稱為「黏」。

如:平平平仄仄,仄è第一聯;

仄,平平仄仄平è第二聯

5.            不得「下三仄」(句末三字出現:仄仄仄)。

6.            不得「下三平」(句末三字出現:平平平)。

7.            不得「犯孤平」(就是句中出現兩個仄聲字夾住一個平聲字:仄平仄)。

絕句之第五字或律詩之第七字(最後一個字)的平仄,則是根據該字的押韻與否而定。

以「一三五不論,二四六七分明」為原則:一三五不論就是每句第一、三、五字的平仄聲調可以變化,但是不能造成句子有「下三平」、「下三仄」、及「孤平」的現象。如果產生時,稱為拗句,必須在同一句(或對句)中找非音節點改變平仄,稱為拗救。二四六七分明就是因第二、四、六字是音節點,所以平仄必須固定不變。 絕句之第五字或律詩之第七字(最後一個字)的平仄,則是根據該字的押韻與否而定。在士會[5]的研究中以五言律詩為例,按照上述原則可組合出四種基本平仄格式:如下表二

 

表二:四種基本平仄格式

 

仄起式

平起式

第一類

平仄遞用

仄仄平平仄

a型句式

平平仄仄平

b型句式

第二類

平仄不遞用

仄仄仄平平

A型句式

平平平仄仄

B型句式

 

    再按上表四種基本平仄格式並考量拗救平仄格式時,可區分出下表三之三類合乎格律的句型:

 

     表三:格律之句型

 

標準律句

近似律句

臨界律句

a型句式

 

 

+∣∣∣∣

+∣— —∣

+∣∣—∣

+∣—∣∣

b型句式

—∣∣—

+— —∣—

 

B型句式

+— —∣∣

—∣∣∣

∣—∣∣∣

—∣—∣

 

 

A型句式

+∣∣—

 

+∣—

符號意義:  +平或仄     —平    

 

根據律詩黏對的規則,常出現的句型有下表四所列十種:

表四:常出現的律句組合句型

=abBA

=BAab

=AbBA

=bAab

- =baAB

-=ABba

-=baaB

-=ABBa

-=BaAB

  -=aBba

其中:

abBA=

仄,平平。平仄,仄

BAab=

仄,仄平。仄,平

  

其他以此類推。古代詩人在用這些句型時,似乎有某些偏好,一般來說2△用最多,2▽次之,而△’+△和’+▽又次之。

例如: ’+△型     月夜憶舍弟  杜甫

戌鼓斷人行,邊秋一雁聲。

∣∣∣—   —∣∣—

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

∣— —∣∣  ∣∣∣—

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

∣∣— —∣   —∣∣—

寄書不達,況乃休兵。

∣— —∣∣  ∣∣∣—

 

2.3    考量字詞之音韻

  除前所述的平仄格式問題外,近體詩押韻(每一句最後一字用字方式)規定有:

1.        第一句可以押韻,也可以不押韻。

2.        偶數句一定要押韻(律詩通常押平聲韻,絕句則平仄韻都有),但奇數句     一 定不押韻。

3.        最後一字的平仄:如果該句須押韻則用「平」,否則用「仄」。

4.        不可出韻,整首必須一韻到底,不得押古體詩之通轉韻字,更不得於通轉韻外押他韻,否則稱出韻。

2.4    考量字詞之對仗

 

絕句可對仗,也可以不對仗。律詩的第二聯(第三、四句)、第三聯(第五、六句)必須對仗;第一、第四聯可對可不對。

對仗的兩句,句型相同、詞性相同、平仄相反,

 

例如: 兩個黃鸝鳴翠柳 、一行白鷺上青天 

(杜甫:絕句四首之三
 

3. 近體詩專家系統知識庫之建立

 

本文將以「近體詩格律檢查」的領域並利用「規則式知識」(Rule-base  Knowledge)的方式,在系統伺服器端架構一個有推論功能的引擎,並能依據使用者所創作之詩句,經查詢古詞韻資料庫,取得該詩句的平仄格律後,再依據專家系統知識庫中的規則進行格律推論,以判斷是否合乎近體詩之格律要求,並且提出建議的近體詩格律專家系統,其中的知識庫(rule base)部分是本文研究的主題。至於推論引擎的部分,為我們曾經提出的專家系統模型[2]所延伸設計而成,系統結構圖如圖一所示

圖一:近體詩專家系統結構圖

在經過相關的詩詞文獻的研究分析中得到「中國近體詩相關的格律」知識,並參考有關專家系統應用工具的書籍[8] 我們先前曾提及的NORM知識庫系統建置的流程,進行「近體詩格律知識庫」的建置,其建置過程將分述於後續章節。

 

3.1    規劃知識領域範圍及概念

 

本文將針對近體詩格律三個主要規則,包括:「近體詩句數與字數的檢查」、「平仄格式的檢查」、「韻腳的檢查」問題作為本文建置專家系統的知識範圍,因此我們所得到的領域概念規劃如下:

 

u  近體詩格律檢查

u  詞句格式檢查

句數檢查(類絕句==4,類律句==8

字數檢查(五言==5,七言==7

u  音韻檢查

首韻檢查(首句第一音節點,平/仄)

韻腳檢查(句未音節點,平/仄)

u  平仄格式檢查

絕句平仄格式檢查(符合絕句黏對規定)

律句平仄格式檢查(符合律句黏對規定)

 

     由以上的規劃中可知,本文建置專家系統的重點不在於馬上可以將所有知識定義完善,而在於清楚的分析出將建置的知識領域範圍及概念。 

 

3.2    規劃知識類別之間之關係

 

依照前述的知識分類,應用物件導向分析(OOA)的技術,本文將知識類別之間的關係規劃如上圖一所示:

3.3    定義知識類別之知識特徵

 

依照前述的知識類別之間的關係圖,和各種事實的設定,本文將以五言絕句詩句推論為例,定義相關知識類別的知識特徵如下表五所示:

 

表五:知識特徵

 

 

知識類別

知識名稱

符號

資料型態

初值

句數

C1

C2

布林值

FAULT

字數

D1

D2

布林值

FAULT

句值

N

整數值

0

句型

T

文字值

NULL

 

 

 

 

合乎絕句

平仄

A1

布林值

FAULT

押單一韻

B1

布林值

FAULT

類五言絕句

格式

E1

布林值

FAULT

類七言絕句

格式

E2

布林值

FAULT

類絕句韻律

格式

F1

布林值

FAULT

五言絕句

格律

G1

布林值

FAULT

七言絕句

格律

G2

布林值

FAULT

 

 

 

3.4    設計知識擷取表格進行知識擷取

 

以五言絕句詩句推論為例,參考了前述的知識類別之間的關係圖並加以研究分析,從中得到「中國近體詩絕句詩句推論」的格律規則,可分為五類的推論規則如下:

 

r1:類絕句韻律推論規則。

r2:類五言絕句格式推論規則。

r3:類七言絕句格式推論規則。

r4:五言絕句格律推論規則。

r5:七言絕句格律推論規則。

 

配合知識類別的知識特徵表中,相關的事實(Fact),可建立知識擷取表格如下表六:

 

 

表六:知識擷取表格

Rule

Fact

r1

r2

r3

r4

r5

A1

¢

¢

 

 

 

B1

¢

 

 

 

 

C1

 

¢

¢

 

 

D1

 

¢

 

 

 

D2

 

 

¢

 

 

E1

 

¢

 

¢

 

E2

 

 

¢

 

¢

F1

¢

 

 

¢

¢

G1

 

 

 

¢

 

G2

 

 

 

 

¢

 

其中相關的事實(Fact)符號意義說明如下:

 

A1:合乎絕句平仄的事實。

B1:押單韻的事實。

C1:句數為四句的事實。

D1:字數為五字的事實。

D2:字數為七字的事實。

E1:類五言絕句格式的事實。

E2:類七言絕句格式的事實。

F1:類絕句韻律的事實。

G1:合乎五言絕句格律的事實。

G2:合乎七言絕句格律的事實。

 

3.5    產生知識規則(Rule)並進行推論測試

 

參考知識擷取表格中知識規則(Rule )和相關的事實(Fact)的關係可寫出規則如下:

 

r1:類絕句韻律推論規則:

IF  A1==TRUE  AND  B1==TRUE  
THEN  F1=TRUE

r2:類五言絕句格式推論規則:

IF  C1==TRUE  AND  D1==TRUE  
THEN  E1=TRUE

r3:類七言絕句格式推論規則:

IF  C1==TRUE  AND  D2==TRUE
THEN  E2=TRUE

r4:五言絕句格律推論規則

IF  E1==TRUE  AND  F1==TRUE  
THEN  G1=TRUE

r5:七言絕句格律推論規則

IF  E2==TRUE  AND  F1==TRUE  
THEN  G2=TRUE

 

現在以一首五言絕句詩為例:

 

八陣圖    杜甫

功蓋三分國(仄),名成八陣圖(韻)。

江流石不轉(仄),遺恨失吞吳(韻)。

全詩押韻的位置在雙數句的句末,韻腳為:圖、吳二字,同屬上平聲「七虞」韻[9]

 

以前述說明可推論前的事實值(Fact value)如下:

 

A1:合乎絕句平仄的事實(A1=TRUE)。

B1:押單韻的事實(B1=TRUE)。

C1:句數為四句的事實(C1=TRUE)。

D1:字數為五字的事實(D1=TRUE)。

D2:字數為七字的事實(D2=FAULT

 

以前述推論前的事實值(Fact value)進行前向鏈結推論(Forward reasoning)過程如下:

 

{A1,B1,C1,D1}è{r1,r2}    

 (在初值條件下可符合之規則只有r1r2

 

fire  r1  {A1,B1,C1,D1,F1}è{r1,r2}  

(推論r1產生 F1的事實)

 

fire  r2  {A1,B1,C1,D1,F1,E1}è{r1,r2,r4}

 

fire  r4  {A1,B1,C1,D1,F1,E1,G1} è  Goal

 

è推論所得的結果是G1:合乎五言絕句格律的事實。

 

3.6    進行知識驗證與規則調整

 

經由直覺來思考與設計的規則常易忽略少部分的推理步驟,造成錯誤的推理,以及因需求後來加入的知識而導致知識不一致,也可能造成錯誤的推理,因此,必需進行知識驗證。

 

知識驗證主要偵測的範圍包括有:

 

1.            冗贅的規則(Redundancy

2.            矛盾的規則(Contradiction  or Conflic

3.            循環的規則(Circularity

4.            不完整的規則(Incompleteness

 

本文將以Ramaswamy等學者在1997年提出的驗證演算法[4]來進行知識驗證。

 

上述驗證演算法步驟如下:

步驟一、 建立相鄰矩陣A,分類表和相衝突表。

步驟二、令i=1,

B1=CRA1       註:CR為欄修正運算

C1=RRB1        註:RR為列修正運算

E1= B1 -A1

D1= C1 -A1

 步驟三、當Ei+ Ai¹0, 就是E1A1都不是空矩陣時,重複執行步驟四至步驟九。

步驟四、Ai=Ai-1´A

步驟五、Ei=Di-1´A

步驟六、Bi= Ai +Ei +Bi-1

步驟七、Ei=Di-1´A

步驟八、Ci=RRBi

步驟九、Di=Ci-Ci-1- Ai

步驟十、檢查矩陣Bi,所有值大於1 的元素,代表存在多餘規則的可能性。

 

利用圖形化的方式來顯示規則間的關係,有助於偵測系統中各種不同的錯誤,本文將利用有向超連結圖(Directed  Hypergraph)來展示規則,並參考上述演算法以相鄰矩陣(Adjacency Matrix)來代表有向超連結圖再進行規則庫的驗證檢查過程如下:

 

1.   有向超連結圖(Directed  Hypergraph

 

在前述的五條Rule中,我們將A1事實(Fact)的屬性值設為a1, 同理B1, C1,D1,E1,E2, F1, G1,G2等事實(Fact)的屬性值設為將分別設b1,c1,d1,e1,e2,f1,g1,g2

 

則前述的五條Rule可改寫如下:

 

Rule1a1+b1èf1

Rule2c1+d1èe1

Rule3c1+d2èe2

Rule4e1+f1èg1

Rule5e2+f1èg2

 

可畫出有向超連結圖(Directed  Hypergraph如下圖二所示:

 

 

 

 

 

 

 

 

 

 

 

 

 

 

 

 

 

 


2.   相鄰矩陣(Adjacency Matrix

 

參考有向超連結圖各事實(Fact)的屬性值路徑關係可建出A相鄰矩陣(Adjacency Matrix如下:

 

    V

U

a1b1

c1d1

c1d2

e1

e1f1

e2

e2f1

f1

g1

g2

a1b1

 

 

 

 

 

 

 

1

 

 

c1d1

 

 

 

1

 

 

 

 

 

 

c1d2

 

 

 

 

 

1

 

 

 

 

e1

 

 

 

 

 

 

 

 

 

 

e1f1

 

 

 

 

 

 

 

 

1

 

e2

 

 

 

 

 

 

 

 

 

 

e2f1

 

 

 

 

 

 

 

 

 

1

f1

 

 

 

 

 

 

 

 

 

 

g1

 

 

 

 

 

 

 

 

 

 

g2

 

 

 

 

 

 

 

 

 

 

 

當我們進行演算步驟二後,可得矩陣B1=C1=A1=A,如上示A相鄰矩陣,又因E1= B1 -A1  D1= C1 -A1   所以可得E1= D1=空矩陣如下:

 

   V

U

a1b1

c1d1

c1d2

e1

e1f1

e2

e2f1

f1

g1

g2

a1b1

0

0

0

0

0

0

0

0

0

0

c1d1

0

0

0

0

0

0

0

0

0

0

c1d2

0

0

0

0

0

0

0

0

0

0

e1

0

0

0

0

0

0

0

0

0

0

e1f1

0

0

0

0

0

0

0

0

0

0

e2

0

0

0

0

0

0

0

0

0

0

e2f1

0

0

0

0

0

0

0

0

0

0

f1

0

0

0

0

0

0

0

0

0

0

g1

0

0

0

0

0

0

0

0

0

0

g2

0

0

0

0

0

0

0

0

0

0

 

由步驟四、Ai=Ai-1´A及步驟五、Ei=Di-1´A

的運算可得A2的和E2均為空矩陣,符合演算法停止的條件。

 

       可由B1矩陣判斷是否有多餘規則,因B1並無步驟十中所述,值大於1 的元素,所以代表沒有存在多餘規則的可能性。也就是這五條Rule 是正確的。

 

4.結論與未來工作

 

由本文的研究過程中已成功地建立了十項事實(Fact),A1, B1,C1,D1,D2,E1,E2,F1,G1,G2和五條推論規則(Rule, 本文建置專家系統的重點不在於馬上可以將所有「近體詩格律檢查」的領域知識定義完善,而在於清楚的分析出如何建置領域知識庫的概念和技術。 

 

相較於現有的網路近體詩格律檢查系統[13],以本文研究結果所建置專家系統有下列優點:

 

一、     不須依詩詞平仄規則,可直接輸入詩句。

二、     系統可自動推論得知使用者輸入詩句種類。

三、     系統管理者可經由調整推論規則,可快速修正系統功能。

 

然而未來仍可延續如本文所研究之「近體詩專家系統知識庫的建立」的原理,繼續進行下列的研究:

 

1.        建立以現代國音韻律為基楚的「現代近體詩格律知識庫」,使不懂入聲調、古音韻、詩詞格律的人也能利用現代國音韻律,創作出如唐朝近體詩般的美麗詩篇

 

2.        建立以現代字彙為基楚的資料庫以結合「現代近體詩詞意分析知識庫」,提供詩詞意分析功能協助初學者也能利用現代國音韻律,創作出較高意境的現代近體詩作品

 

3.         未來的格律專家知識庫,除了協助作詩,從賞析詩詞的角度反向思考,還可以作為唐宋詩詞格律的研究,進而做為詩人運用格律、聲情技巧的研究及詩韻分合依據的研究。

 

4.        結合系統推論引擎強大功能,朝向自動產生「現代近體詩知識庫規則」之方向研究。

 

 誠如同高亦涵(2002[12]l的看法,近百年來,中國的社會迅速轉變,傳統的舊體詩詞:包括唐前的「古體詩」,唐代興起的「近體詩」,和宋詞,元曲,都已漸漸沒落。一來因為舊體詩詞的音律困難未能克服,使年輕的作者望而卻步。二來沒有科舉利祿誘因的影響,詩詞變成只供少數人欣賞或寄興言情之用,失去大眾共鳴的活力。三則由於西洋文化的衝擊,漸漸出現新的詩體(人稱新詩或現代詩),而能夠背誦或學作傳統詩詞的人就越來越少。傳統詩詞的式微,實在是中華文化的不幸。許多最能代表中國人優良傳統和氣質的傳世之作,漸漸變得不為人知。因為缺乏這種優美的文學薰陶,年輕的一代逐漸變得浮躁而沒有深度,對中華悠久的文化傳統和民族意識也茫然無知;自然也影響到政治和民心。

 

若能利用電腦科技,克服入聲調、古音韻、詩詞格律問題,相信中華優良文化可因科技的輔助,而得以傳承久遠。

 

5.參考及引用文獻

[1]C. J. Tsai, S. S. Tseng, and Y. C. Wu, ”A New Architecture of Object-Oriented Rule Base Management System,” Proc. of Tools Asia’99, Nanjing, China, Sep., 1999.


[2]C. J. Tsai, and S. S. Tseng 2002, “Building A CAL expert system based upon two-phase knowledge acquisition, “ Expert Systems with Applications 22,pp. 235-248.

[3]Y.C. Wu (1999), An Approach to Object-oriented Rule Base Management System, master thesis, Department of Computer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National Chiao Tung University.

[4]Mysore  Ramaswamy. Sumit  Sarkar  and  Ye-Sho Chen. “Using  directed Hypergraphs to verify rule-based expert systems”.IEEETransactions on knowledge  and  Data  Engineering, Vo1.9.NO.2.March-April.pp.221-237.1997.

[5] 士會著(2001),《詩詞挈領》,香港:萬里書店出版,頁65-79。

[6]王力著(1999),《漢語詩律學》(再版),香港:中華書局,頁18-52。

[7]呂正惠(1995),《詩詞曲格律淺說》,臺北市:大安書局,頁3-15

 [8]曾憲雄、江孟峰等(2002),《專家系統導論/工具/應用》, 臺北市:文魁資訊股份公司出版。

[9] 張夢機著(86,《古典詩的形式結構》,台北市:駱駝出版社,頁11-18。

[10]羅鳳珠,1997年12月,〈中國古典詩詞教學與習作的新嘗試--網路作詩填詞系統兼及其可行性與侷限性〉,《教學科技與媒體 》,36期 ,頁2-11

[11] 吳冠賢(2003),〈近體詩的格律〉,萬里雲蹄越嶺來網站。     http://163.26.9.12/noise/teacher/noise/menu.htm

[12]高亦涵(2002),〈
締造詩詞新生命〉,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第一三五期。http://www.literature.idv.tw/news/n-135.htm

[13]依韻入詩格律自動檢測索引教學系統網站。http://cls.hs.yzu.edu.tw/MakePoem/HOM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