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時對 元智夜景 為汝浩歎

―追憶羅鳳珠教授

彭宗平(元智大學前校長)

 

期待能繼續做研究的心,是支撐我對抗疾病很大的動力

 

2014.5.3

發病至今兩年,化療做了近二十個月,快沒力氣了

 

2014.5.16

癌症指數CA199,從二週前170大幅上升至250,癌胚原指數CEA一年來

第一次超標,我的病情恐怕控制不住了。

 

2014.12.9

已平安裝導管,但無法裝(膽管)支架,麻醉昏睡中。

 

2015.5.28

媽媽鳳珠已於8/22傍晚18:18往生了。” ―彥廷

2015.8.23

           

 

  三年前八月我從元智大學卸下校長職務,回清華任教,不久就接到鳳珠教授寄來一盒崑曲光碟,內裝兩套崑曲合輯陵蘭」與「陵蘭蘊」要我分享崑曲之美,但附函中卻告訴我,最近的健康檢查發現了胰臟癌,並且腫瘤已經包住血管,讓我驚訝萬分。胰臟癌已是公認最險惡的癌症家母就是因胰臟癌而過世的。

 

  鳳珠教授在2012年夏開始接受治療,本擬動手術切掉腫瘤,但因已包住血管,開刀成功率不高,且復發率高,乃決定先接受化療。三年來進進出出長庚醫院,本來療效尚佳,控制得宜,醫師也認為她是難得一見的幸運病患,可以靠化療壓制癌細胞使腫瘤維持不變。直到去年年底,癌細胞已對各種化學藥劑產生抗藥性,各項指數逐漸高。她能繼續撐住,除了有堅強的意志力外,很大的動力其實是源自於她對研究的摯愛與執著。記得兩年前(2013)去長庚看她的時候,她還在病房中隨時利用電腦工作,出院後還與中研院同事一起辦理學術會議,可見她念茲在茲的仍是學術生命的延續而與病魔搏鬥的意志力主要即來自於對繼續進行研究計畫的堅持。難過的是從去年底病情開始惡化之後,就再也無法壓制癌細胞的擴散今年5月腫瘤開始侵犯至腸胃及膽管,她的身體已極端不適。718日我到醫院去看她,雖然她顯得很平靜,但也自承身體內部許多器官功能逐漸喪失,情況已經不樂觀。823日終於接到女兒彥廷告知鳳珠往生的消息。

 

  鳳珠病三年多的期間,我們一直保持聯繫。期間也曾介紹病友給她認識,交換抗癌心得;也曾介紹其他醫生給她作另類療法的諮詢;她也曾赴哈佛大學醫院與美國醫生討論病情及療法;但所有的意見卻相當一致,亦即長庚的醫生採用的療法及藥劑都是最好的處理方式。鳳珠最後的往生,醫療體系已盡了最大的努力,她本人也做了最大的奮鬥我們要說的,就是老天對她不夠慈悲斯人也有斯疾也。讓她帶著滿腔缺憾撒手人間。

 

  回想2005年我到元智服務前,便已從其他朋友得知,元智有一位利用數位方法研究古典文學極為傑出的羅鳳珠老師。而我因雅好詩詞,常常上網查詢資料,竟也常常被轉接到羅老師建置的網站,而且越連越廣越深,才知道她功力的深厚。她多年來從事文學數位化的工作,建立數十個文學網站,是最大的中國文學研究資料庫。我早就知道她建置的紅樓夢文學網站,舉世聞名,後來才知道唐宋詩詞也是她涵蓋的大宗。有一陣子我較有系統地讀蘇軾的傳記及作品,才知道她正在建置蘇軾的資料,因此相約到她的研究室了解她的工作以及助理們如何建置資料,對她所進行及完成的工作,大為折服。

 

  200512月,鳳珠邀請我參加她獲頒行政院「傑出資訊人才獎」的典禮,我欣然答應,並且也因此認識了她的寶貝女兒彥廷,她當時正準備到國外留學。我也才知道鳳珠在此之前也曾獲頒「87年傑出資訊應用暨產品獎」,表彰她建立了中國文學研究最大的資料庫。從1998年到2005年她用了所有的時間與精力,持續耕耘文學數位化及文學網站,並自期「吾樂也不知疲也。這一生,我將以此為志業。」這確實也是她努力研究工作的真實寫照。

 

  2008年我又應邀參加她獲資訊月「傑出資訊應用暨產品獎」的頒獎,得獎作品是「腹有詩書氣自華:唐宋詩詞資料庫」。因為知道我喜歡詩詞,一定要與我分享這個喜悅。這也是她第二次榮獲同樣的獎項,足證明她用力之深。她在得獎網站上題「網路展書線上傳,讀盡千秋萬言篇,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一語道盡她要將中國古典文學利用數位及網路長遠保存流傳的雄心壯志。

 

  鳳珠在2009年又三度獲得此獎項,作品為「台灣文學數位文物館」,可見她涵蓋的範圍真是又廣又深。這次她也分享了好消息,但明說不再邀請我參加典禮,雖然我很願意再去站台沾光。

 

  有一次,台大前校長孫震遊江蘇徐州回來,述說當地風土文化,談到蘇東坡曾任徐州太守時所留下的「永遇樂」,記述唐朝名關盼棲身燕子樓的美傳說。因為徐州古名彭城,與姓始祖頗有淵源,引起我極大的興趣,並即上網搜尋蘇東坡寫「永遇樂」的背景經過。隔兩天在電梯間遇見鳳珠,談起「永遇樂」,她竟立即一字不差地念出這闕我極喜愛的詞: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

  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

  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雲驚斷

  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徧。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

  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

  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

  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歎

我們因最後一句「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歎。」而為蘇東坡的境遇唏噓不已。

 

  鳳珠已不幸822日往生。回憶在元智曾與她共事相處的時光,以及她病後持續的聯絡,實在有相當的感慨與不。她曾多次提到她有客家人「硬頸」的精神,相信只要自己想站著,便沒有人能擊敗她,在困頓的逆境裡,要堅定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主人。我相信她在教學與研究的世界一路走來,確是秉持這股「硬頸」的精神,持續勇往直前,作她所愛愛她所作。鳳珠的研究成果都獻給了元智是元智寶貴的資產。她英年早逝竟已離我們而去真正是「古今如夢,何曾夢覺」。想到她仍有許多未竟之志我也不禁要向她的在天之靈低吟:

  「異時對,元智夜景,為汝浩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