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在颂,御风而行

詹卫东(北京大學教授)

  为表达对罗老师的敬意和哀思,拟作挽联一幅:

  温柔在颂,古籍羽化数位蝶,廿载修正果

  御风而行,美文结缘赛伯人,一生真性情

  注:

      
  1. “温柔在颂”,是罗老师送给我的一个光盘名称,是罗老师的研究代表成果之一。我觉得特别能概括我对罗老师本人的印象。

  2.   
  3. 台湾元智大学的网站上对罗老师的介绍,大体上说,罗老师从事古典文学数位化的工作有20多年,所以我说“廿载修正果”。而古籍数位化,是罗老师一生的追求,我用‘羽化成蝶’做比。

  4.   
  5. 罗老师一生的事业,都是“御风而行”,一生真性情,自己写得一手美文,又结识众多IT界(cyber space)的学者专家(我称为赛伯人),为大家所敬重。

  6.  
  詹卫东 拜上
  2015年8月24日

詹衛東輓聯2015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