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展書讀:追思跨越古典與數位的羅鳳珠老師

須文蔚(東華大學教授)

  8月23日下午收到淑華簡訊,驚聞元智大學羅鳳珠副教授於22日傍晚仙逝的消息,十分驚訝,想起她許多往事,一一寫下,用以緬懷這位網路文學的先行者。

  羅鳳珠老師早在九○年代中葉,就預期到學生會花費大量時間在數位空間中,因此她很早就針對中文教育的數位內容鍵置下功夫,希望藉中文網路內容奠定中小學生的文化重心,培養他們對自己文化的認知、能力,以免形成無根的浮萍,儘快充實網際網路上中文教材,就成為她心目中刻不容緩的課題。

  在網際網路剛中文應用的一九九三年迄今,羅鳳珠開始陸續建構了「古典詩詞館」系列,包括「思君如流水-中國情詩」、「倚聲填詞」、「依韻入詩」、「詩詞吟唱」、「每日e詩(WAP)」、「大家來吟詩」、「孟郊詩集校注」、「膾炙人口-中國飲食詩」、「唐詩典故」;「古典小說館」系列,包括「紅樓夢詩詞曲賦」、「紅樓夢分類辭典」;名家名聯館系列,包括「歡喜寫春聯」、「大家來作對」、「古今名家墨跡」;「搜文解字」系列,包括「文國尋寶記」、「語文知識網路」、「溫柔在頌--唐詩三百首」、「淺斟低唱--宋詞三百首」、「荔鏡姻,河洛源-閩南語第一名著《荔鏡記》的數位博物館」;「網路學習模式範例」系列,包括有「時空之旅人物篇:蘇軾」」、「紅樓夢網路教學研究資料中心」、「台灣客家文學館」等教學與應用的網站二十多個。以及研究功能網站,包括「三國演義」、「水滸傳」、「金瓶梅」」、「以 XML可延伸式標注語言建立文章標誌系統研究-以蘇軾詩詞為範圍」、「續修資治通鑑長編」、「詩經」、「全唐詩」、「唐宋詞」、「宋詩」、「台灣古典漢詩」、「詩詞自動斷詞」等十餘個。成果斐然,目前都集合在《中國文學網路系統----網路展書讀》的架構下。

  羅鳳珠原本將《網路展書讀》的讀者群鎖定在大學以上從事研究或教學的人士,隨著網際網路使用者年齡階層的逐漸下降,加上網際網路上缺乏較低年齡層的中國文學教學資源,因此近年來《網路展書讀》開始開發許多適合中小學生使用的系統。例如:以舊有「《全唐詩》多媒體網路教學系統」資料庫為後盾,所建構的「溫柔在頌----《唐詩三百首》系統」,內容就十分適合唐詩教學。又如,「倚聲填詞」與「依韻入詩」兩套系統,則可以讓古典詩詞的教學現場,不僅只有閱讀,甚至還可以摸索著進行古典詩詞創作。至於在古典小說或是台灣文學的閱讀上,曹雪芹的紅樓夢或是鍾理和的作品,不但可以透過多媒體的方式閱讀文本,更藉由「數位博物館」模式,可以讓讀者一窺作者、作品與時代互動的多重資訊,達到教學與自學兩相得宜的目的,讓讀者能更深入文學作品的核心。

  羅鳳珠老師是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碩士,國立台灣大學圖書資訊研究所博士候選人。現為元智大學智大學中國語文學系副教授,曾經元智大學圖書館館長,並為北京大學計算語言研究所訪問學人,專長是古典詩詞研究。在詩學教育上,她指出,從小就開始讀詩,可以讓詩遠大學子的視界,涵養氣質、充實文學素養。《唐詩三百首》則是清乾隆年間的「蘅塘退士」編選,所選的都是唐詩中膾炙人口之作,共計三百一十首。從前是家絃戶誦的兒童詩教啟蒙書,至今仍然是中小學生接觸中國古典詩歌最好的入門書籍。因此以《唐詩三百首》開發以中小學生為主的多媒體教學網站是再適當也不過了,因而促成「溫柔在頌----唐詩三百首」網站的產生。

  「溫柔在頌----唐詩三百首」網站以中小學學生為主要使用對象,以輔助教學與自學為目的。企圖以卓越的資訊科技,透過網際網路,配合聲音、影像、圖片等多媒體形態,在活潑生動的氣氛中,藉由網上互動式的教學環境下體會浪漫、豐富的唐詩文學世界。其中以「詩情畫意」的單元,最為生動,唐詩透過了吟唱、繪畫、朗誦、書法、大家來吟詩等單元,立體化展示在小朋友的面前。尤其以名家的吟唱錄製精緻,以MP3格式儲存,讀者可以下載聆聽,搭配「唐詩三百首詩文資料」,兼可閱讀標示國語讀音的詩文,有助於提高學子吟誦古典詩的興趣。

  為了更吸引學子,在「溫柔在頌----唐詩三百首」網站中,除了一般的全文檢索、全文註解功能,更以「文字拼盤」遊戲的形式,在潛移默化中,讓使用者熟悉成語、五言絕句、七言絕句中的名句。有興趣更瞭解詩中意涵者,也可以進入「唐詩的傳說與神話故事」單元中,一窺唐詩背後深藏在文化中的傳奇故事,將更有助於理解詩詞的意涵。值得一試的是「主題館」,製作者將詩的重要意象分成《植物園》、《動物園》、《人物》、《器物》、《季節》、《節慶》等不同單元,若是詩裡頭有植物的名稱就會在《植物園》中出現作者、詩題以及包含著該意象的詩句,類此目錄主題的安排形式,可以讓學生把唐詩帶到生活當中,無論是書寫作文,或是寫作自然科的作業,還是回應節慶的祝福,唐詩就有跡可尋地走進年輕人的世界。

  由於「溫柔在頌----唐詩三百首」與「數位博物館」計畫----「搜文解字」各語文知識網路資料庫間彼此整合、連結,因此讀者在閱讀唐詩的過程中,一旦對於字或詞有進一步查詢的需要,可以進行跨平台資料庫的查詢,輕易從線上取得所需的語文知識,甚至獲得更多樣的相關知識。如果是在教學現場的教師要製作教案,則更可以透過整合良好的資料庫,不但可像是查詢一般傳統辭典得到解釋,更可以同步找到典籍原文出處,藉以產生更多的語文和文學資料,可供教學參考,這更造福了許多深為製作數位教案的老師。

  教古典詩詞者,如何讓學生能夠創作?恐怕是一大挑戰,畢竟對古典詩有興趣的話,往往要先熟悉格律與聲韻,古人有云,「吟穩一個字,捻斷數莖鬚」,可形容其中困難之一二。不過在數位科技進步下,有電腦幫忙,或許一窺寫詩的技巧,應當不再難如登天。電腦科技的發展日新月異,給教育界帶來極大的衝擊,電腦輔助教學( Computer Assisted Instruction, CAI)的形式,可以涵蓋整個教學過程的設計,包括學習動機的刺激、課程結構的掌握、教學內容指導以及學習成果的評量與追蹤。過去在中小學的自然科學、數學與英語教學上,CAI的各項設計可說卓然有成,不過在中文寫作上,卻一直乏人問津。近年來,在羅鳳珠老師的努力下,用網路作詩填詞已經不再是夢想了。

  懷想盛唐,特別是唐詩,應當是所有中國人文化上共有的鄉愁。大家年少時都聽過:「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能吟。」這樣的說法,彷彿古典詩的音韻之美,可以脫口而出。不過要知道,中國字音隨著時間、空間的改變而變化,事實上不僅使吟誦詩時困難重重,必須運用聲韻文字上的知識,方能吟唱或朗讀出原始的韻味。更不要提創作詩詞時,更要深究格律,否則作品必然難登大雅之堂。

  古典詩詞是一種特殊形式的文學,創作上必須符合格律的要求,也就是不但形式上要符合規定,聲音也有限制。所謂形式上的規定,指的是字數、句數、對偶的規定;而聲音上的限制,指的是押韻、平仄的講究。現代人要能作詩填詞,首先就要先過這兩關。

  就古典詩詞的形式言,詩詞格律的繁複多變,可真叫人張目結舌。龍榆生先生在《唐宋詞格律》一書中,整理出唐宋人填詞時常用的詞譜就有一百五十三種,一百九十六格。基本形式就算是中文系畢業的高材生,也未必能夠通曉,連賈島都說:「二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現代人恐怕在格律的形式前,一句都難以寫就,早已淚流滿面了。

  古典詩詞講究聲音之美,無論是平仄與韻腳,都和聲韻學大有關係。如前所述,語言隨著時代變遷,形貌已經今非昔比,一方面,入聲字在當今的普通話裡已經消失,要認識仄聲字,就是一大難事。二方面,釐清韻目,本非易事,加上古今音韻母有別,一字多音而分屬不同韻目的情形更多。現代人作詩填詞,很少人能單憑記憶分清詩詞的韻目韻字,往往需要翻閱工具書,要熟悉這些卷帙繁複的韻書,絕非易事。

  既然現代人無法記誦格律及韻書,使用工具書又有極高的門檻,羅鳳珠與朱四明兩位教授研發的「倚聲填詞」(http://cls.hs.yzu.edu.tw/FillODE/home.htm)與「依韻入詩」(http://cls.hs.yzu.edu.tw/MakePoem)兩套系統,在網際網路上提供有興趣創作古典詩詞者,一個可以檢索及檢查格律的電腦輔助教學環境,寫出一首格律正確的詩詞自然不再困難。

  在設計的原理上,「倚聲填詞」與「依韻入詩」這兩套系統,和西方許多檢查拼字、文法的寫作軟體很接近。羅鳳珠教授認為,既然文字的平仄聲調、歸屬韻目、詩詞的格律都是固定的,電腦對於規則性的資料,有超強的記憶、儲存、檢索能力,只要預先建立好這些資料與法則,使用者無論是提出一首詩或是詞的習作,利用電腦強大的檢索能力比對與查核,就可以判斷形式與聲韻的對錯。習作者只要耐著性子就電腦指出平仄、韻腳上出的錯,字字推敲,逐句修改,讓電腦幫忙吟穩每一個字,也可以有模有樣地寫出古典詩詞。

  就古典詩的語言掌握有困難的話,系統中還有「詩學含英」的單元,提供各種情境下,如人事、慶弔、節序、服飾等各式各樣的詞彙與佳句供參考。除此之外,讀者可以另就全唐詩、唐詩三百首、紅樓夢韻文等資料庫系統進行全文檢索,更方便參酌前人佳詞美句,自然能更貼近古典詩詞的語言狀態。

  受限於技術的發展,目前這兩套系統只能檢查出作品是否屬於「對的詩詞」,判別作品的對仗的優劣,以及境界的高低,恐怕一時之間還辦不到,還要更高的人工智慧系統協助,或許永遠沒有達成的可能?畢竟文學創作本來就是訴諸於心靈的事,特別中國藝術往往帶有一種追求超脫現實塵俗的情趣和意味,無論是談「境界」,或是談詩詞「象外之旨、弦外之音」,都有著濃厚的哲學與宗教色彩,其中的價值評斷,恐怕不是電腦可代勞的。

  不過,對許許多多曾經渴望藉由詩詞訴衷情,享受唐詩宋詞溫潤之美的現代人,過去或許感嘆作詩填詞規律太難,現在數位科技可以協助您走出正確的一步,至於能否填寫出佳句,運用之妙,還在「存乎一心」了。

  中國古典小說雖然源於稗官,被思想家歸為街談巷語,是道聽途說的小道、小技,是無關經世治國的讜言宏論,但是經過歷代文學家的記述與創造,無論魏晉南北朝的志怪、唐代的傳奇、宋代的話本以及名家盡出的明清章回小說,都深具趣味,不少作品更蘊含了深刻的哲理,可說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珍貴的遺產,絕非孔老夫子所鄙夷的:「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那樣的「殘叢小語」。

  在網路時代,各種文類中,仍以小說最受歡迎。文學喜好者間分享好小說成為一種風尚,姑不論自己創作小說的寫手,兢兢業業敲打鍵盤,再上網發表的衝勁,不少網友讀到好小說時,會以僧侶抄寫經書般的虔誠,利用閒暇,或把整本長篇小說或逐字輸入,或利用掃描器與辨識軟體將紙本數位化,將心中的「經典」至於網路供同好閱讀。這種風潮從電子佈告欄(electronic bulletin boards, BBS)風行的90年代初期興起,小說大師金庸與倪匡的作品,經常遭到「違法」貼上各小說張貼區,反倒是著作權法視為公眾財產的古典小說一直乏人問津,欠缺有系統的建構上網計畫。在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 WWW)為大眾接受之後,透過網網相連的特質,過去分散在個別電子佈告欄的古典小說作品,經過一些文學站台不斷彙整與校訂,在網路上可以全文閱讀到的經典小說越來越多。而更讓耳目一新的閱讀革命,是網站設計者利用網路的多媒體的構,以文字和聲光豐富小說閱讀的模式,無論是那一種閱讀模式,小說的愛好者踏入這一片虛擬空間中,無疑也將踏進古典小說的大觀園。

  事實上,在線纜與線纜之間,配合先進的壓縮技術,大部頭的長篇小說也變成極輕薄的檔案,以《三國演義》為例,紙本出版品約略與一本字典一樣厚重,但是過壓縮過的電子檔卻只有700k,只要一張磁碟片就可以承載,網路上不消一分鐘就可順利下載。這種全新的資訊取得方式下,古典小說與人們的距離將更近,而且取得成本更低,如果一旦配合上完整的資料庫功能,呈現在電腦螢幕前的網站與專業圖書館實無二致。和美國的「古騰堡計劃」(Project Gutenberg, http://www.gutenberg.net/)預計在2001年結束前完成一萬本書籍電子化及上網的豪情壯志相較,中文古典小說經典上網的步調顯然要緩慢許多。本地網路發展初期,中央大學數學系單維彰教授就曾獨立維持一個【東坡資料庫】(gopher://dongpo.math.ncu.edu.tw/1/chinese),提供中國文學、中國詩詞、佛學經典等資料,其中以1992年開始陸續輸入的《紅樓夢》一書,歷經五年的時間補齊全文,最具代表性。

  在中文網路世界中,開始以資料庫模式大量蒐集古典小說者,當屬設在北美的《新語絲社》(http://www.xys.org/index.html)在1995年年6月設立的〈新語絲電子文庫〉。在設立之初,該社團就希望建立中國文學經典作品最爲齊全的公共資料庫,因此就明代小說四大說部,亦即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和金瓶梅,以及清代的名作,如紅樓夢、聊齋志異、浮生六記與儒林外史等,均在蒐藏之列。在〈新語絲電子文庫〉的帶動下,蒐集網路既有的數位化古典小說文本,以及自行輸入新的電子書,從而建立網路文學服務網站不在少數。

  本地古典小說網站內容上,其數量固然比不上海外和大陸的網頁,不過以多媒體系統精讀古典名著的新閱讀模式上,由羅鳳珠主持的《紅樓夢》網站,是近年來文學網頁中最耀眼的成就,就曾獲得中華民國資訊月八十七年傑出資訊應用暨產品獎。

  羅鳳珠在1992年就已經完成紅樓夢多媒體系統的單機版,1995年系統開始上線,強化了全文檢索功能,讀者可以快速搜尋小說中人物、地名、事物等關鍵字在原著中的位置。在98年更大幅增加了多媒體的內容,讓紅樓夢的閱讀更加立體化。

  就原典精讀的部份,「細品紅樓」的單元,提供了關於作品與作者的簡介,紅樓全文及註解,《紅樓夢》詩詞註解以及庚辰本脂硯齋評註的全文影像檔。如果讀者對紅樓夢眾多的人物感到困惑,「紅樓有人」的單元提供了詳細的圖像資料,不但有一般讀者都做過了「賈史王薛四大家族關係表」,更有大陸畫家戴敦邦所繪製的「紅樓人物百畫」畫冊,人物栩栩如生,讀者可結合資料庫查詢這些人物粉墨登場的章節。

  《紅樓夢》迷人之處,更在於作者筆下營造出繁華的大觀園、榮國府和寧國府,這個網站把讀者從文字神遊中拉出,以照片、圖片重新建構紅樓的空間之美。其他如令人垂涎欲滴的揚州紅樓宴,以及極聲光之娛的紅樓夢相關戲曲、樂曲和北京電視連續劇劇照,都生動活潑地反映出這部經典小說對中國人文化上的啟迪。研究者更可在此查到有關紅樓研究資料的研究計畫、學位論文、期刊論文、研究論著檢索等,相信喜好紅樓夢的讀者要經歷石頭記的夢幻人生,光電構成的網路世界上有著完全不同的風味。

  另一方面,這套系統以電腦科技設計輔助教材,也獲致相當的成就,網頁中《紅樓夢》,獲得中華民國資訊月八十七年傑出資訊應用暨產品獎,可以說是文學上網的工程中,最受肯定的一個範例。

  《紅樓夢》這個資料庫,不但提供全文資料、人物檢索,在98年更增加了「人物圖」查詢、《紅樓夢》詩詞註解、脂硯齋評註等重要資料,讀者還可以透過多媒體資訊獲取北京大觀園、揚州紅樓宴、北京電視連續劇劇照,十分生動活潑。研究者更可在此查到有關紅樓研究資料的研究計畫、學位論文、期刊論文、研究論著檢索等,相信喜好紅樓夢的讀者要經歷石頭記的夢幻人生,光電構成的網路世界上有著完全不同的風味。

  羅鳳珠老師又接連建構完成兩個深具本土意涵的文學網站,分別是「荔鏡記」網站,以及另一個是「鍾理和數位博物館」。前者強調以雙語參照呈現,提升學習母語、文學傳統與戲劇的效率;而後者則充分以數位博物館的形式,展現出文學家的豐富面貌,讓讀者更為親近文物。

  《荔鏡記》是現存文獻之中最早以閩南語(潮州話、泉州話)寫成的劇本,成書的年代在十六世紀。戲曲文獻保留大量的口語資料,是建立方言教學最好的素材。羅鳳珠老師領導的製作團隊,除了詳實地展示了原劇文獻,更從表演藝術、兒童劇場、研究資料、語文教學等面向。將劇本資料和演出資料,一併呈現,不但有漢唐樂府《荔鏡奇緣》的演出資料,也請專人錄製福佬話讀音,可以讓讀者完全掌握劇本的演繹,以及語言層次的表現。

  在中小學的教學現場,讓學生演出,無非是最佳的練習與實踐。「荔鏡記」網站中兒童劇場單元,有國語、福佬語、英文、西班牙文等四種語文的《陳三五娘》兒童故事改編本,方便教師與學生自行下載、研讀與排演。這一個提供非同步遠距多媒體語文教學環境,十分活潑生動,也考慮到使用者回饋,獲得「第十屆金學獎優良教學軟體暨網站選拔」的佳作,可證明這個網站已經受到相當的肯定。

  更為精緻與豐富的「鍾理和數位博物館」,將位在美濃的「鍾理和紀念館」搬上了虛擬空間。一般實體博物館固然有瀏覽文物原件外貌的真實感,也有聽取專家導覽的便利,但也有不能逐張翻閱手稿,不能複製手稿,不能提供查詢調閱以及不能提供大量的使用者同時使用的缺點。相形之下,數位博物館如果建構完成,讀者可以自行操作,瀏覽、複製、放大、翻閱數位化之文物檔案,並透過影像資料聽取專家導覽,隨時都可以上網「進館」參觀,也沒有人數限制。羅鳳珠老師就利用數位博物館的優勢,以非常親和的介面,詳細遞把鍾理和的一生、文學作品、手稿以及研究資料都上網。光是紙本文獻翻拍數目就高達7,338張,可以讓讀者有機會親近珍貴的作家手稿、刊稿影像、藏書書影、剪報、雜誌刊物、出版品書影、文物圖片、地圖、文句紀念石照片、雕像、畫像、紀念館建築照片、海報、文友通訊等。因而,讀者心中鍾理和的身影,更為鮮活地再現,研究者也有取得原件影像,進行版本、校勘等不同進路的研究可能。

  羅鳳珠一向的堅持,就是希望讀者當從茫茫書海轉向茫茫網海,因為有適當的資料分類依然可以提高搜尋的效率,有多媒體的博物館設計,更活潑與生動地把深刻的文學美感傳播出去。羅鳳珠曾為文提及:
「網路教學資源中心」有豐富的數位文獻典藏,有精確的資料分類,教師上網搜尋資料編纂教材,學生上網搜尋資料,擴充學習速度與範圍,教師與學生在取得資料方面,二者的角色是平等的,學生不須再被動的等待老師授與的資料,老師不再只是扮演「給」的角色。學生可以主動的依自己的學習速度採取更多主動的學習,老師的角色從傳統的「教授」,轉化成「引導」。

  從《網路展書讀》的各網站中,不難發現已經實現一種新的閱讀與教學關係,而且從文字、字音、語詞、格律、詩詞、美學到文學史,中文教學的「網路教學資源中心」概念也具備了堅實的基礎,未來的中小學教師也就更有機會掌握「自主性的教材資料」,進而從事「教材自主化的教學」,相信對於填平城鄉教學資源「數位落差」,有相當的重要性。也期待未來學生可以透過這個網站的啟發,產生對文學的熱情,並且願意自我學習。

  聽羅鳳珠老師說過,完成蘇軾行旅的資料庫,曾經一夜蘇軾入夢,夢醒後覺得很奇怪,隔沒幾天,蘇軾的後人從國外打電話來,表示有一批家傳的史料,希望給羅老師看看。

  聽到羅鳳珠老師離開人世的消息,不免傷心,但不禁為她浪漫地想像,此刻是否與蘇軾團圓,正在天上把酒談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