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姜夔

皇帝紀年:

西曆時間:

寫作年齡:

宦遊路線:

寫作地點:

詞牌:

淡黃柳

宮調:

正平調近

詩題(詞序):

客居合肥南城赤闌橋之西,巷陌悽涼,與江左異。唯柳色夾道,依依可憐。因度此闋,以紓客懷

詞文:

空城曉角。吹入垂楊陌。馬上單衣寒惻惻。看盡鵝黃嫩綠,都是江南舊相識。○正岑寂。明朝又寒食。強攜酒、小橋宅★60 ,怕梨花落盡成秋色★61 。燕燕飛來,問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

詞文今譯:

  拂曉,空不見人的城裏吹起了號角,角聲迴盪在兩旁種植垂楊的路上。我身穿單衣騎在馬上,感到一陣寒冷淒涼。沿途,我看遍了鵝黃嫩綠的柳色,這柳色都是我從前在江南時早就熟悉了的。
  在周圍正冷落寂靜之際,忽想起明天又是寒食節了。我強打精神,帶了酒,前往我那位姑娘的住宅。我怕的是梨花落盡以後,殘春的景象會跟秋天一樣。燕子飛來時,一定會驚問:春天到哪裏去了呢?那時,只有那池塘自己呈現著一片碧綠。

擴展閱讀:

fiogf49gjkf0d

今譯:

fiogf49gjkf0d

賞析:

  此詞是白石客居合肥時抒愁懷之作。據夏師考,當作於光宗紹熙元年(一一九○)。《淡黃柳》詞調是白石自度,後來王沂孫、張炎也各填過一首,聲律基本上是遵姜詞的。
  起二句,寫出「巷陌淒涼」「惟柳色夾道」。「馬上」句,是騎馬行於巷陌所感,雖說因衣單而不耐春冷曉寒,但惻惻之寒,也還出自目接「空城」,耳聞「曉角」所引起的內心感受。接句專說柳色。「鵝黃嫩綠」,調名「淡黃柳」之由來。「看盡」,見閒居少事,無可解悶,唯滿城柳色,略可賞玩,其餘則不足觀矣!「都是」句一轉,雖柳色可憐,卻並不新奇,在江南時已看得多了。總寫客中無聊寂寞,鬱鬱寡歡。
  換頭「正岑寂」緊承上片;「正」與下句「又」字呼應,點出時令,以寒食清明來到,再染羈旅之愁。然後接六字,交待清因何騎馬曉行。攜酒訪豔,本為樂事,只是境況淒涼如此,又有什麼心情呢?所以下一「強」字,說自己是勉強去尋求一點精神慰藉。為什麼非去不可呢?回答說,春已晚,只怕錯過行樂的好時光,待到梨花落盡,暮春景物似殘秋,可就悔之莫及了。只將李賀詩句增一「怕」字,改「苑」為「色」,用於此自好。末以景語作結,把「成秋色」三字作形象化描繪,借春禽訝問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寫出寥落無人的荒涼境界,與發端「空城」相應;客懷之寂寞,自在不言之中。謝靈運有「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之句,白石特靈活變化,反用其意而令人不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