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范仲淹

皇帝紀年:

西曆時間:

寫作年齡:

宦遊路線:

寫作地點:

詞牌:

蘇幕遮

宮調:

詩題(詞序):

詞文: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黯鄉魂★1 ,追旅思★2 ;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倚★3 。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詞文今譯:

  天空飄著淡青的雲朵,大地鋪滿枯黃的落葉。秋色綿延,一直伸展到水邊;水面清波浩渺,籠罩著一層帶有寒意的蒼翠的煙霧。遠處山巒映著斜陽,天與水連成一片;而引起我思念遠方的無情芳草啊,它處處生長,無邊無際,哪怕是比斜陽更遙遠的天邊,也總是綿綿不絕。
  我的心因懷念故鄉而黯然悲傷,羈旅的愁緒總是在心頭縈繞不去。我夜夜都受思念的煎熬而難入睡,除非是能做上個好夢,才會得到片時的安眠。明月正照在高樓之上,還是不要獨個兒靠在欄杆上吧,我本想借酒澆愁的,誰知酒喝下去,都變成相思的眼淚了。

擴展閱讀:

  范文正公《蘇幕遮》詞云:“碧雲天(略)”公之正氣塞天地,而情語入妙至此。(《歷代詞話》引《詞苑》)

今譯:

  范文正公的《蘇幕遮》詞說:“碧雲天……”文正公一身正氣,浩然充滿天地,想不到他抒起情來也能妙到如此地步。

賞析:

  一代名臣,德高望重,勛業卓著,正氣凜然。但他也有如此詞那樣綺麗哀怨之作。人的感情本豐富多樣,未必處處都要板起憂國憂民的面孔來,何況詞在北宋,一般都還不作為表嚴肅內容的文體。這是一首抒寫自己離鄉去國之別情的詞。
  上闋寫景,借景暗示遠別之情。開頭先俯仰高天大地,從宏觀角度為秋景設色,很有藝術概括力。後來王實甫《西廂記》就用“碧雲天,黃葉地”作《長亭送別》時鶯鶯的一段精彩唱詞的發端。再接地景,由近及遠,綿延至水邊。“秋色”於此點明。“寒”、“翠”,從感覺和視覺上渲染清秋季節。峰巒被斜陽映照,寫時近傍晚,使下闋寫夜來情景不突兀。水天相接,意境曠遠,引目光於視野盡頭,所謂望穿秋水。古詩曰:“青青河邊草,綿綿思遠道。”芳草與離情別緒相關,已成詩歌中的傳統意象。所以李煜詞也說:“離恨卻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清平樂》)草木無情人有情,“無情”二字正啟後半闋多情傷感文字。芳草縱然遙遠,也不能“更在斜陽外”啊!此所謂詩趣,無關理也。
  下闋抒情。“黯鄉魂,追旅思”,揭出主題,也將上闋末了句的感情內涵和盤托出,“過片”極有章法。接著說因離恨而難眠,不作直筆,卻從能睡去說:“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不言而喻,好夢便是回到故鄉,與親人團聚了。而眼下只能是羈旅孤淒,高樓獨倚,望月興嘆,以酒澆愁了。明月樓頭又是表達相思的傳統意象,如曹植《七哀》詩:“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嘆有餘哀。”這類詩不勝枚舉。用自我規勸語式,以見良宵美景勾起離情之苦。“獨倚”,交待清自己的處境。又補明上闋中諸景,也是高樓眺望所見。結句巧思獨運,九字說盡愁緒難排,極富藝術魅力。“酒”為遣愁,“淚”卻難遏,只因“相思”入骨。李白“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自是詩語;范仲淹“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淒惻消魂,婉曲入妙,則是典型的詞語了。